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,其中一家还是我的二爷爷家(爷爷家那幽静美丽的院子作文)

文/杜辉

说到搬家,自己这40年搬过两次半。小时候住在前门的杨梅竹斜街,小学一年级时搬到府右街旁边的光明胡同,后来小学五年级下学期搬到了现在居住的小西天。然后父母退休后又搬到了“郊外”。

虽然没有查过数据,但从身边的朋友来看,近40年至少搬过一次的比例在8、9成以上,搬过两次的人也应该有2、4成。如此高的搬家率,正是这座城市的变迁,代表着北京人生活的变化。有得有失,有利有弊,但整体仍在前进。

7岁之前住在杨梅竹斜街,那是一个被大花园包围的小花园。从院子门口走进一条小路,尽头有一个小院子,右拐继续走,中间左手边有一个院子就是我家所在的院子,尽头就是一个小院子。道路两旁也有相邻的民宅。一个大花园,我想我能住二三十套房子,而我家所在的小花园里住着五套房子。

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,其中一家还是我的二爷爷家

我家有十多平方米的面积啊。因为当时太小了,面积还没有概念。我家里面是卧室,没有客厅。门口有细长的东西就变成厨房,有气瓶、炉灶和水龙头。虽然也有9瓦的小灯泡,但是即使开着也非常暗,所以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屋顶仍然是张纸,一下雨就存水把水包鼓起来,戳破伞尖接水,这是下雨时的烦恼。

厕所的院子里没有。因为要去小巷的公共厕所,所以那时家家户户都有小便器。半夜和特快不能对应,高峰时间去公共厕所也总是排着队。洗衣服有大盆,院子里好像有公共下水道,污水倒在里面。院子里的邻居都知道,其中一家还是我的二爷爷家。有一家有个老太太,当时父母上班,没人看我,还看了我好几个星期。另一家是你爷爷的徒弟吗。还有同龄的小伙伴,每天都在一起玩。院子里有几家熟人,没事就去人家玩了。

当时觉得院子又深又大,门口的杨梅竹斜街又宽又长。附近前门的大栅栏和琉璃厂热闹非凡,也是当时北京的核心商业区之一吧。当时和现在相比居住环境不好,但不用比较,生活从那以后出生也习惯了。长大后也特意回来逛了好几次,觉得街道很窄,房子很破烂。但随后,杨梅竹斜街进行了小的商业改造。都是模仿古代的东西和民国风,至少从外表来看还不错。回到曾经的院子里一看,有的房间已经空了,怕主人搬走了,这个小地方不值得出租。

我住的院子的通道

现在的杨梅竹斜街

改造后的前门

我家除了卧室里还没有客厅外,还有一个独立的小厨房,而且小厨房和卧室在院子里面对面,不粘在一起,油烟的干扰也很少。小厨房也是里面的外套间,外面有气瓶和炉灶,里面还放着杂物、冰箱和床,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作为卧室的客房使用。与杨梅竹斜街相比,居住环境大为改善,更处于黄金位置。

院子里还住着五栋房子,其中两家有同龄的同伴,也成了儿时的玩伴。小巷子里孩子也可以一起玩,绿地花坛里可以玩捉迷藏,小巷子里可以踢球跳房子。反正那时候车不多,安全没问题。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、两棵蝽象树和一棵槐树。那时石榴熟了就摘下来吃了,但是不喜欢山茶花。山茶的树枝长了,就摘下来玩了。现在想想太可惜了,现在山茶花不便宜,那时候太可惜了。

与杨梅竹斜街相比,居住环境有所改善,但现在看来也不是那嚒好。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茅草屋中的动物世界,蝇蛆和海龟在飞蛾中游泳。院子里的动物世界更丰富,除此之外,还有幽灵毛虫蜈蚣蚁蜂百足虫潮虫火蝎子扑杀虫等。小时候没有捉虫子玩、挖蚁穴、烤地鼠,反正乐趣无穷,玩得不够。偶尔在院子里挖个洞和泥巴,经常被该院的老奶奶说。但那时我们互相认识,晚上也能把家关啦。家里没有大人,也没有饭,去邻居家也不饿。出去玩,没锁门,回来也不会丢东西。我相信这种状态,几乎所有的北京人都会相当怀念,回想起来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元府右街小学

12岁那年再次搬家,搬到了现在居住的小西天。当时还很荒凉,在平房的荒地中新建了一个楼房小区。但是总之是新的建筑,当时的居住环境相当好。2室1室1卫1厨房,暖气进水,再也不用在冷天去外面的厕所了。但是,刚到建筑物,即使没有朋友也不习惯,很寂寞,但是过了1年或2年就习惯了御宅族。看书、玩游戏机、看电视,反正最多暑假在家呆两个星期。比尔没下过,一放假就跟养猪一样,胖了1、20斤,然后开学又瘦了。

父母是卧室,自己是小屋。平安关门就是自己的小天地,开着录音机,听歌,做作业,那就是当时的生活。然后父母退休搬到郊区顺义去了,可以说又搬了半次。

小西天这一开始就杂乱无章,慢慢规划建设。以前的平房地带消失了,改成了南长河开始叫转河,景色很好,但是蚊子太多,游手好闲很吵以前杂乱无章的街道,无数的商业街,建了又建又建,建了又建,现在干脆拆掉了街道又漂亮又漂亮,很好。刚搬来的时候以为是近郊,但是太远了,很荒凉,30年后,谁也没想到在二环的边缘。这里也是黄金之地,不胜感慨。

小西天的秋景

大部分北京人都经历了这种居住环境的变迁,从内城搬到外城,从外城搬到郊区。大部分人的居住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,当然这样的升级失去了像大杂居所一样的邻里一家的温情。这种生活变迁,虽有得失,但相信只要重新选择,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搬家,升级居住环境。当然,当从外城搬到郊区时,这一搬迁后的边际利润不断下降,甚至倒退是另一个话题。重温自己的经验,相信很多北京人也会有共鸣,开玩笑,仅此而已。

南长河畔的社区公园,也就是老舍曾经投身湖中自杀的地方。


1d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琮莫零食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