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用睡在同一张床上对顾韵来说是解脱,她肩膀一垮,骨瘦如柴地倒在床上,才抬起手关灯

顾韵一脸冷漠,和他面对面,不争辩,但刀刃般的眼睛似乎会把他从头削到脚。

对视,文俊良转身走出去,听到门被甩的震天声。

不用睡在同一张床上对顾韵来说是解脱,她肩膀一垮,骨瘦如柴地倒在床上,才抬起手关灯。

周三下午,倪秋莲到了,文俊良去接她,其间顾韵接到消息。

傍晚下班,她特意在外面转了一圈才回家。

一进门就闻到扑鼻的菜香,胸前挂着围裙,戴着棕色卷发的倪秋莲从厨房里正好出来,两人对了。

“妈妈!”顾韵一边脱鞋,一边打招呼。

“小韵回来了,正好可以吃饭,赶紧洗手就座。”她睁着眼睛笑着的样子,配合着那圆圆的身体,显得无害。

顾韵放下包,想起了什么,睡过一次。

床上推着一个已经鼓起来的彩色塑料袋,橱柜旁边摆着一个脱了很多二手薄咖喱表皮的行李包。

顾韵站了一会儿,又回头走了出去。

菜已经端上桌,她去水槽洗手,倪秋莲走近说。

顾韵看了她一眼,老妇人笑了,假装无知的样子很像。

她挥挥手,“我明白了。”。

老实说,顾韵一点也没有想搭理文俊良的欲望,但现在有一个关键人物在一个屋檐下,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,她愿意尝试扮演。

顾韵走到卧室门口,没进去,只是举起手敲了一下,喊了一声“吃饭了”。

等的时候没有回答,举起手又说:“吃饭了!”

下一秒,门开了。文俊良穿着深蓝色的睡衣站在前面。两人对视,各自在里面感受到了肤浅的不快感。

顾韵:“你不用这么看我,你妈妈让我叫你的。”

文俊良皱起眉头。“我好像也没说你什嚒。”。

两人冷冰冰地回到餐厅。桌子上放着餐具,碗里也有热腾腾的米饭。

倪秋莲热情地请人入座。

顾韵如流地坐着,吃着自己的东西。

气到一半就先离开座位,去了一个月一次也进不去的书房。

倪秋莲等人销声匿迹,朝文俊良倚靠在那个方向,小声说:“她又怎么了 ”

文俊良一脸烦躁地说:“啧”,但没有回答。

倪秋莲:你们吵架了吗

“不,”文俊良不太愿意提及此事,侧目把菜塞进嘴里。

倪秋莲猜想:“老家的房子正在修,我应该多住一些,你跟她说了吗 是不是不能因为这件事吵架 ”。

“不,你怎么会想我老婆,自己婆婆来住一段时间,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”

不用睡在同一张床上对顾韵来说是解脱,她肩膀一垮,骨瘦如柴地倒在床上,才抬起手关灯

倪秋莲侧目看着他,觉得这孩子还太少见识,说:“这毕竟是你们的小房子,很多人早晚会不习惯的。”。

“有什嚒不习惯的,这是我家,我妈妈住在天经地义,何况顾韵没有你想的那嚒窄。”

这话让倪秋莲高兴,脸上又开花了,给儿子夹了一根大骨头。“好儿子”。

那天晚上,顾韵睡在书房,第二天才知道倪秋莲会在这里呆至少半个月。

她愣住了,什嚒也没说,想着要不要回桃花三里巷。

到底睡了半个月书房就受不了了。

顾韵呆呆地在那里吃着早餐,倪秋莲默默地看着她的脸色,问道:“你昨晚怎么没睡卧室 ”。

顾韵说:我有工作。

“你工作了一晚上吗 ”

“还不到一夜,也不早,索性就在书房里睡着了。”

倪秋莲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接着在话语的沉重中严肃地说。“我不相信这个故事,我看到你们在吵架,问那孩子也不说,听妈妈的话,夫妻床上吵架,过日子也一样,但分房绝对不行,开先例后分手的次数多了,再想修复也来不及了。”。

顾韵扯着嘴角,对付她。

顾韵放下筷子,吸着纸擦嘴:“妈妈,我吃完先上班,你可以好好休息,或者出去逛逛,听说最近商场在搞活动,可以去看看。”

倪秋莲还想说点什么,但顾韵已经站起来向大门走去,速度快得像阵风,没有给她继续说话的余地。

倪秋莲的脸色一下子变差了。

对这个媳妇她很有意见,她最看不惯顾韵总是冷淡对自己儿子不在乎的样子,哪个女人做老婆就是她这种邋遢德行。

另一种是,肚子杳无音信,两年多了,母鸡下蛋就要退了,她饿得跟未婚的一样,抱不起胖男孩简直就是心里的刺,走到哪里都扎不动。

女人不能生育,结婚有什么用。

她常常心里想着这两个人的离婚,让文俊良换了个老婆,结果老了,再过几年,抱孙子也没了那份心力。

心里有这个疙瘩,下次来难免有人催,一味看韵耳催。

让她心烦,深感这里没人,最好提前回三里巷。

走过的日子还是过去和文俊良知打招呼。

他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玩游戏,跷着腿,痴痴地笑,一副看小电影的样子。

顾韵敲了敲敲门板。

文俊良抽空看了她一眼,嘴角的笑容瞬间收敛了下来,彻底表达了他要找回冷眼、拒绝交流的讯息。

这个人应该一整天都没收拾,头发乱得像鸟窝,下巴发青,与街上无家可归的造型搏斗。

陈述的语气相当平静,比领导发号施令还要冷淡。

文俊良滑过画面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,冷眼看着她,鼻子不是鼻子。“我这里是挤还是怎嚒着,要我费力气挪座位吗 ”。

顾韵想了几秒钟,觉得有些话要说,委婉地问:“妈妈这几天有没有说什么 ”。

“她能说什么 ”

顾韵:“你没说什么吗 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她捣乱了,被排挤了吗 ”文俊良抬起欠了几百万的脸,很不愉快地瞪着看韵。

顾韵居然没有生气,坦然地说:“她每天都在我耳边说孩子,生孩子就跟我的问题一样,不会吧……”。

“孩子”这两个字像两把刀,直刺文俊良的胸膛。

没等说完,文俊良就把声音高了一下子,把长在手上的手机摇了一下,眼睛里一副严肃的表情,非常兴奋地说。“难道是我的问题吗 !你见过哪个男人在产床上躺得很大吗 从很久以前开始这就是你们女人干的事。你不说是谁吗 ”

顾韵咬着口中的话又咽下了肚子,闭上眼睛的底部受到了打击,然后马上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。

好吧,这话已经不像话了,我和这个男人也不像话了。只是一条疯狗,你不要跟狗一样看。

顾韵摇摇头,同样懒得看,转身就走了。

文俊良被她这种不雅的力量惊呆了,不知道应该到了眼前的油锅怎嚒又拿回来了。

他头脑一下子清醒了,马上从床上爬起来,追了上去,在床尾踉踉跄跄,他搂起韵肩,望着韵的身体一侧想要避开。

“顾韵!”离家出走后大半脑子都回来了,文俊良后来知道自己说的不合适,就尝试去补救。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。

文俊良僵持在原地,在她平淡无奇的语调中双脚钉住再也动弹不得。就这样,她走进书房,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,并有空向他挥手致意,表现得无动于衷。

倪秋莲的会也终于集合起来了。声音我早就听过了,只是夫妻吵架,外面的人也说不出话来,干脆我没听见。

倪秋莲说:“哎呀,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忙了一天,到下班可以见面的时间才吵架。”。

文俊良看到顾韵毫无怪癖的样子,垂在身侧的双手紧而紧,嘴硬冰冷的声音说:“妈妈,你别拦着她,让她走。但是,我告诉你顾韵,今天你走出这扇门,你不能回去。”

如果配角和过去文中的角色有重名,请在他们已经走过黄泉路,喝过孟婆汤,彻头彻尾成为另一个人的时候。

谢谢你的支持。

感谢下一个朋友扔了雷。

nalo扔了一个地雷


1g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琮莫零食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